风里

/高一云→高二白→高三已毕业的信
/呐...有些事和离别都是真实经历过的

是有人在时光恍惚中离开地悄无声息。。。
那么我们就此别过

  夕暮,有少年轻推开文宣部的门,昏暗的房间无声的告诉他,该离开了。

  他轻合上门,往里走,寻着溜入他眼里的光。窗前的案桌上趴着一个人,夕暮的光落在他的白衬衫上,柔软的头发上,恍惚在光晕中,就好像他在发光一样。

   他也的确会发光。文宣部的部长李白,是多少人追逐的光,他像他的文字,温柔又明亮。

  “赵云?”,睡眼惺忪的少年看着来人。

  “嗯,部长”,捡起风吹落的文稿,看见他有些疲倦的双眼,“该回家了,别那么拼命。”

  “他走了”,不去看赵云眼里的担忧,李白突然说到。

  “嗯,我知道”,赵云一时有点慌,他只好应着,低头打理着李白睡乱的衬衫。

  “已经走好久了,我前天才发觉”,李白低垂着眼,有点委屈。

  “我知道。。”,赵云第一次看到他这样,抬手想揉揉他的头,顿了顿,还是放弃了,拿起了桌上的稿子,“回家吧,稿子我帮你审”。

/君还记,酒影里是谁人覆你衣

  诸葛亮是第一个发现李白不对劲的人,却是最后一个同意把赵云找来的人。

  那日窗外细雨声声碎,文宣部里却是声声醉。《风里》获十大文刊的庆功宴,谁人不醉?一人不想醉,一人不能醉。

  不想醉的是诸葛亮,文宣部的上上下下都是他在打理,他要是这一醉,明天保不准文宣部的小崽子们就被主任拎风纪部去了。

不能醉的是李白,大家喝啤酒都喝的耍酒疯,他一瓶二锅头下肚,愣是眼神清澈,闪闪发亮,见双手猛的一拍桌,“五杀!哈哈哈”。

  李白哪都好,就是对游戏很是沉迷。以前《风里》刚起步,他简直是个工作狂,写稿,催稿,审稿,不是他的活他都抢着去干。

接触到那游戏之后,写稿?不慌不慌等我补个上次的稿先。催稿?别慌上上次的就快写完了,审稿?不是编辑的事吗不存在的。

  不过还好,李白知道分寸。诸葛亮这样想着,就看见李白一脸方寸大乱的表情。捣鼓着手机,对着游戏好友列表,微信列表上上下下翻了十多遍 。

李白抬起头一脸要哭的表情,诸葛亮看他一脸急傻了的模样,叹了口气,对他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。李白这才慌慌张张的打开手机通讯录,在窗前左右踱步了20多分钟,无人接听。

诸葛亮看着他急红了眼,想到什么似的冲出了文宣部,冲进了风雨里。

  没追回谁,却带回了一年前自己的模样。李白中午才到文宣部报到,醉宿的一群人表示理解,只有诸葛亮看到了他的眸子,失了颜色。

坐到了案桌前,一坐就是三天。第一晚还有人调笑,他怎么改性子了。直到第二晚第三晚大家就隐约嗅到了什么。

  有人建议李白休息会儿,李白只会笑一笑摇摇头,继续写稿,一如当初的他。

但事实上今非昔比,文宣部已经不像最初那样人手不足,他这个部长大可以甩手看戏。说不动他,心疼他的人就去与副部长说,诸葛亮也只是淡淡的说,“这样,挺好。”

  李白虽然是部长,却和小鬼头遍地的文宣部关系不深,大多数人都不大了解他的私生活。诸葛亮也只知道他有个学弟叫赵云和他合租,小时候是邻居。

  诸葛亮不知道他究竟经历了什么,只希望他能自己缓过来,在他眼里,李白一直是一个可以独挡一面的人。

可他没想到,这傻子硬是把自己给绕进去了,熬夜拼命写稿子,文章没了温柔明亮的味道,字里行间都是苦味,看的人好不悲伤。

  暑假文宣部的人都走的早,下午四点,房间里就只剩风吹纸翻飞的声音。

诸葛亮知道李白还没走,见他趴在案桌上,唤了几声部长,一向浅眠的他却没醒,真的是伤心到累了。抚去他眼角的泪,他终于决定让赵云把他强制带走了。

诸葛亮联系了赵云之后便走了,走时听风呼呼,合上门时,风吹落,满地的文稿。

/谁还记,在夏末里,优伶海棠一曲

  一路迎着将尽的夕阳,李白慢悠悠的走在前头,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。

  “赵云。。。你知道他是谁?”,李白侧过头问他,浮光在他眼睫上跳跃,俊俏的少年美的动人。

  “。。。知道,你认识他的第一天就告诉我了”,赵云澄澈干净的声音听起来竟然闷闷的,“韩信学长,对吧。”

“赵云。。”李白停下步伐,小心翼翼的喊他。

评论
热度(21)
© 江酌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