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里

/唔,有些事和离别是真的经历
/高一云→高二白→高三已毕业的信
/和前篇有关系的

  23点,李白的手机闹铃叮叮当当的响了三遍,他睁着清明的双眼蜷缩在床上。当手机屏终于暗下来,漆黑从四面八方涌入眼睛,他才眨眨酸涩的眼。

  这个点,夜游的狐狸应该在野区打野,和师傅嬉闹着双排。

  李白无声的苦笑,师傅也好,死党也好,心上人也好,走吧,我不需要。

  反正,你一个都给不了。
 

  一点多,不夜的城市渐渐小憩,赵云却清醒的不得了。

  李白不知何时来了他的房间,从背后死死的抱住了他,头深深的埋进他的后颈,温热的气息贴上他的肌肤,他不可察觉的颤了颤。

  他觉得李白疯了,自己也快疯了

  赵云不敢问怎么了,他的脸滚烫,他的心也滚烫,他怕开口就会把一切镇定都溃败了。

  在赵云都以为他快睡着时,李白突然出声了。

  “我以为,我在他心里是有分量的。

  张良当初说,韩信为了套路到我这个徒弟,可是费劲心思的。

  花了两个星期从青铜打到王者郊区第一,然后不知道怎么收买了诸葛亮,要到了我微信,故作高冷的邀我打游戏。

  我傻逼偏偏吃这一套,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,喊师傅扣666。”

  赵云心疼的紧,却什么也做不了,他只好轻轻握住李白搂住他腰的手。听着他絮絮叨叨讲着韩信的事,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他的手腕,让他知道自己在听。

  夜晚在他温柔如水的声音中渐渐过半,赵云一边希望今夜赶快破晓,又一边留念他的拥抱。

  他最终还是毁了他的镇定

  “去年社团展,他听说我要穿青莲剑仙那套衣服,他去cosplay社死皮赖脸的要了套国士无双的衣服。

  他没皮没脸的对着妹子抛媚眼,完了还说什么信白大法好。

  真是荒唐,那天傍晚,他就着那身衣服把我吻了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什么也没不说,笑的理所当然。
那以后,他总是不经意间就吻我,那么深情,又像毫不带感情,你说,他这算什么?我到底算什么?”

  赵云的镇定被他的话毁了,他转身搂住泫然欲泣的人,就那么吻住了他。看见李白那双眼,一片空白,他有些慌张的放开他,把他搂进怀里。

  闻不可闻的说,
“这算爱”

  夜晚终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,赵云以为这一切都完了。只听见李白闷闷的一声嗯






。。我不是个高产的人,想写了就写,所以打算把这个故事写成小片段吧。。尽量这几天就写完

评论(1)
热度(16)
© 江酌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