祭一个痴情人

看到名字的时候我的心里咯噔一声,
等你到三十五岁我是看过的,当时年少,活在不知事的岁月。

看到的是一篇搬文帖子,我当时只觉得这是个文人的抒情编篡,文章短的可怜,情感却浓稠的要溢出来。当时感叹唏嘘,转眼就忘了。

如今已过了他承诺的三十五岁的年头,我才顺着这首歌读到了南康那份悲情,是如此的真实。像空旷的山谷中呼啸着风,心里某个角落涌起难过,却空荡荡的不知所以。 南康的文字就像耳鬓厮磨的话,轻轻的,不带起伏的声音,压抑着伤,断断续续的讲着。然后,戛然而止。他说“不是愿意等下去,而是不得不等下去—知道能让自己这样喜欢的人,这辈子都不会遇到第二个了”

于是,他荒唐的选择了等一辈子。

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些,只是这样深情的人真的让很令心疼。也许只是唏嘘感叹,然后转眼忘记,偶尔记得有个痴情的人把三十五岁当一辈子等。

评论
热度(4)
© 江酌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