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邦信】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


李白:有月有酒,不知君愿不愿听个故事



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诗经·国风》

携来一壶酒,喝不尽,是悲欢离愁。

湖心有一座八角亭,那桥百年前不知何故坍塌,亭子便再无人涉足。每当皎月当空,湖面雾气缭绕,我便踏水而来,在这月下湖心独酌。

“独酌,岂不是太孤独?”来人说到。
“怎么会呢,皎月为伴,美酒为乐,便足以。何况,不时有君这样的过客佳人为伴。人生一大乐事啊”我细品着酒说到。

寒食的雨下过之后天气有些转凉,身子骨怕寒的我却没按耐住喝酒赏月的欲望,披着狐裘去了那亭子。
我遇到了一位器宇不凡的人。一身披风凛凛,桌上放着一把重剑。只是让人奇怪的是,他点起白蜡,用白蜡微微的火光烧着纸钱。
虽说清明时节是会遇断魂,可这位真是让我吃了一惊。没等我接近,他便注意到我。

“世人说的果真不错,皎月当空,云雾缭绕之时,便有仙人到此饮酒。”那人烧完最后的纸钱,看向我。
“哈哈,不敢当不敢当,什么仙人,不过是一介凡人,懂点轻功罢了”我径直坐下,自顾自的倒起了酒。

“在下李李白,此行只是饮酒赏月,不知君是否有闲情雅致与我共饮?也不枉这大好月色”我斟好两杯酒,递给他一杯。
“求之不得”他接过便一饮而尽。
“爽快”

接下来便再无言语,只剩酒杯相碰的声音。而月已翻过亭顶,酒过几旬,白蜡却丝毫不见消减。
真是有意思。

“太白兄,你相信鬼魂这种东西吗?”他突然看向我
我想了想,转而问到,“你这支蜡烛燃了多久了?”
“十多年了。。。是他死时,宫中上下唯一一支点在我案台的蜡烛”

我看着他那紫色的瞳孔深邃郁然,怕是他不愿意回忆起的过去吧。

他走时对我说“我来这里,是因为我梦到一个死去好久的人在这里将要死去,就好似他一直陪我到如今”

他转身离去,一只白龙腾跃入云,如月皎皎。







李白给你讲睡前小故事w

评论
热度(10)
© 江酌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