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里

/唔,有些事和离别是真的经历
/高一云→高二白→高三已毕业的信
/和前篇有关系的

  23点,李白的手机闹铃叮叮当当的响了三遍,他睁着清明的双眼蜷缩在床上。当手机屏终于暗下来,漆黑从四面八方涌入眼睛,他才眨眨酸涩的眼。

  这个点,夜游的狐狸应该在野区打野,和师傅嬉闹着双排。

  李白无声的苦笑,师傅也好,死党也好,心上人也好,走吧,我不需要。

  反正,你一个都给不了。
 

  一点多,不夜的城市渐渐小憩,赵云却清醒的不得了。

  李白不知何时来了他的房间,从背后死死的抱住了他,头深深的埋进他的后颈,温热的气息贴上...

风里

/高一云→高二白→高三已毕业的信
/呐...有些事和离别都是真实经历过的

是有人在时光恍惚中离开地悄无声息。。。
那么我们就此别过

  夕暮,有少年轻推开文宣部的门,昏暗的房间无声的告诉他,该离开了。

  他轻合上门,往里走,寻着溜入他眼里的光。窗前的案桌上趴着一个人,夕暮的光落在他的白衬衫上,柔软的头发上,恍惚在光晕中,就好像他在发光一样。

   他也的确会发光。文宣部的部长李白,是多少人追逐的光,他像他的文字,温柔又明亮。

  “赵云?”,睡眼惺忪的少年看着来人。

  “嗯,部长”,捡起风吹落的文稿,看见他有些疲倦的双眼,...

【信白/云白】爱恨痴狂

信白/云白

本来想写3句话微小说的x

然后如脱缰的野马(x

幸好后羿给我减速了.........

纵使风花雪月,长醉于花前月下,那青狐始终没展开眉头,净是冷眼孤傲。

那游九州啸四海的白龙,自见过那狐狸后,便久久盘旋不肯离去,龙吟如泣。

“狐狸却权当那白龙是空气,与将军征战沙场。只消将军他提一壶美酒,也醉生梦死,一片媚态的醉于将军怀中。只是,那双曾含笑的眼只剩浓的解不开的悲凉”

经年以后,听闻千年之狐随将军领军南征,不消几月便传来大获全胜的喜讯,终于天下一统。只是那将军南征后便弃了军衔,拭净银枪,依旧提一壶美酒去那静谧的山麓。

风依旧沁凉,云与月相伴相行,隐隐匿匿,月下竹林影影绰绰,只是那里没了青狐...

© 江酌 / Powered by LOFTER